陈正宏教授作客文澜讲坛,带你厘清«史记»三十世家的架构与寓意
发布时间: 2021-04-27        来源:浙江图书馆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点击量:19        

  司马迁写世家,原本选了多少家?赵氏孤儿的故事,是真实的历史吗?例外的孔子和陈胜,何以有资格进入世家?为什么后来的正史里,几乎见不到世家一体的踪影了?

  4月24日上午,陈正宏教授携新作《血缘:〈史记〉的世家》(中华书局出版)做客浙江图书馆文澜讲坛,以“贵族事,何处觅——漫谈《史记》三十世家的架构与寓意”为主题,给热爱历史的浙江读者朋友们献上不可错过的史记故事。

  《史记》位列“二十四史”之首,读中国历史,不可不读《史记》。但是,这么大部头的历史巨著,让很多人都望而生畏,不敢尝试。

  陈正宏教授用他三十年研究讲授《史记》的深厚功力,结合自己的新书,如庖丁解牛一般,细细解析司马迁撰述《史记》三十世家的用意,展示血缘对于中国历史变迁的深刻影响,并表达了自己的观点:司马谈、司马迁父子都是非常重视家族血统的人,但以家族血缘为纽带的历史延续到西汉时期,族姓的繁多,让再厉害的史家也很为难,因为世家部分只要有取舍,就会涉及整个族群和姓氏。在中国这个人情大于天的社会里,太史公需要向当时人与后来人合理地解释,为什么单单只挑选了这几十家,而不是别的几十家,写进《史记》的世家一体里。在《太史公自序》里,司马迁把世家各篇的叙录,写得明显比其他四体各篇的叙录详细,还特地用了“嘉”字句,来表彰其中大部分世家的特异之处,而他所“嘉”的,几乎全是世家大姓中的有德者及其德行,目的应该只有一个,就是以历史学家的特有方式,向众人昭示,支撑人类社会生生不息、绵延不绝的,除了人的生物特性,还有基于共同文化基因的向善的情感与道德。

  陈教授说:所有的历史都是有来路和去路的。司马迁记录历史的态度是冷峻的,但他充分尊重个人的价值,这样一分为二地看历史的方法是很伟大的。《史记》是正史第一书,因文字古雅、年代久远令普通读者望而却步。陈教授正是通过深入浅出的讲授和著述,把《史记》变成大家都能理解的《史记》。致敬经典,致敬学者对经典的普及工作!

 
网站使用帮助  |   网站地图  |   法律声明  |   内部邮件
Copyright@2020 ZJLIB.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图书馆 浙ICP备 10002501号-4  

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4088号|    

电脑版  |  手机版    |  APP